第81章 水撒了

        要给也只能再给一坛,总得给自己留几口啊!



        虽然王猛照顾着寨子里,可自己也不可能没私心,乐意把自家的全分给其他人。



        狗娃捂住自己屁股,连忙躲一边去了。



        他爹虽说比许多爹都好,但要是他不听话,也会赏他一顿竹笋炒肉的。



        说话间,谢知掀开锅盖看了一眼。



        喷涌出来的香气顿时又把众人给熏得神魂颠倒。



        只见锅里的兔肉已经变成了棕红色,每一块兔肉上都均匀地蒙着一层油亮的汤汁,谢知拿筷子一戳,软烂的兔肉顿时被戳了个对穿。



        “行,可以吃了。”



        她一句放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感觉终于被解放了,争先恐后回去拿碗。



        晴娘赶紧先塞了几个碗给她:“楚大夫人,咱们这做饭的没啥好待遇,也就饭能多打一勺,你快先给你们楚家打……捡着大的肉块打。”



        谢知自然没客气。



        不一会儿,她跟沈柔,还有凑过来的楚香绫把楚家人的份带回去了,就连楚木兰和楚木槿都端着个小碗。



        其他人若不是看王猛几个当家的在,恐怕已经难以控制秩序上去插队了。



        可不一会儿,前面却还是发生了争吵声。



        “杜寡妇,你咋给自己多打一块肉!”



        “最后剩这几块都比其他的小,我本就该打多打一块。”女人反倒比提出异议的人还不高兴。



        谢知听到杜寡妇这三个字,远远看了一眼,见是个瘦高个的女人,虽然也是面黄肌瘦的,但五官明显比其他乡下妇人清秀些。想起前几日看到的画面,她不由多看了一眼。



        此时其他人也围了过去。



        “杜寡妇,这肉都差不多大,小也小不到一块去呀,再说你帮忙做饭本就多打一块了,居然还想多拿!”



        “就是,大家伙都看着呢,你赶紧放回去,就算有多的肉,也该让几个当家还有那些去外头办大事的男人们吃。”



        寨民们显然不乐意,平日里他们见杜寡妇孤儿寡母的,多照顾她一分也就算了,今天这肉可不一样,谁多拿一块,他们都要眼红,哪还乐意多让她拿。



        杜寡妇脸红了红,不情不愿地把肉放了回去,而后又抬头,先后看向了寨子里两个男人。



        可男人一对上她的视线,赶紧埋头吃碗里的肉。



        她只能悻悻走开了。



        这点小插曲并未影响众人吃红烧兔肉的心情。



        蜂蜜做佐料虽然不如白糖,会影响一定的味道,但如今什么都短缺的情况下,这点甜味对众人来说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做好的红烧兔肉,色泽酱红,味香肉烂,鲜香浓郁,还带着一丝甜口,跟平日里众人吃的水煮肉完全不是一回事。



        再用那浓香的汤汁泡一会儿干巴巴的窝头,让窝窝头吸饱了汤汁,一口下去,别提多满足了。



        不一会儿,场地上居然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兔肉的香味还浓浓地飘在空中。



        “大嫂,他们咋不说话了?”习惯了这么多人在周围吵闹,突然一下安静下来,沈柔都有几分不习惯。



        谢知回头看了看,便明白了:“可能…是因为太好吃了,不想说话?”



        楚香绫一边咬着嘴里的兔肉,一边使劲点头,她都不想张嘴,生怕嘴里的肉不小心飞出去一块,只想沉浸在这美味之中。



        “那是大嫂的手艺好。”沈柔明白过来,不由喜悦。



        谢知对她挤了下眼:“二弟妹也有天赋,一下就能上手,帮了我不少忙,加油,你早晚也能这么厉害。”



        虽说她的确做饭不错,可也没打算今后顿顿给人做饭去,也没有打算开酒楼。



        她空间里有那么多书,等到以后安定了下来,可都是发家致富的法宝!



        光局限于做饭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



        沈柔看着周围众人都吃得喷香,喜悦又庄重地点头:“还得劳烦大嫂多教我。”



        “没问题。”谢知乐意至极。



        林氏给楚淮喂了饭,看着他旁边的套索,也笑道:“七郎做了这么多陷阱,说不定晚上也能捉一只兔子来,到时候还能吃红烧兔肉。”



        她在京城也是吃过不少珍馐,更是吃过御膳房做的佳肴,不是她夸儿媳妇,儿媳妇这手艺比起御膳房的大厨也不输。



        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林氏也对今后的日子有了盼头。



        楚淮看着谢知吃兔肉吃得意犹未尽,把母亲的话全听了进去,认真点点头。



        平安寨众人已经许久没有吃得如此满足的时候了。



        可以说,这一顿兔肉对寨子里绝大多数人而言,就是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菜。



        到现在,最开始出去的男人们终于恍然。



        怪不得那些官差们都想跟着楚大夫人走呢,敢情他们之前吃得这么好!



        换他们,也舍不得跟楚大夫人再分开走啊!



        等再赶路时,天还没黑,就有无数人开始怀念了。



        “娘,我想吃兔肉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上哪给你找兔肉去。”



        “娘,我也想吃……”



        “唉,娃儿忍忍……”别说孩子,这些当爹当娘的自己也想吃啊。



        众人正赶着路,却听到后方忽然喧闹了起来,他们不由纷纷停下脚步。



        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把他们心疼得要命。



        只见一个拉着水桶的车居然翻倒了,里头的几桶水撒了一地!



        “天爷啊!”



        虽然看清倒下的不是平安寨的水,是官差们那边的,但寨民们看着这么多水被糟蹋了,也心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掉了几百吊钱一样!



        官差和罪奴们这边更别说了,回过神来,一个个都手忙脚乱,面如死灰,刘石头早已慌了神,急急忙忙把水桶扶正,可看着手里空空如也的水桶,他差点直接哭出来。



        卓军急忙蹲下身去捧地上的水,奈何土壤干裂,水下渗的速度太快,他捧第一捧时还有泥沙水,等到再低头,干裂的土壤早已饥渴难耐地把水分吸了个干净。



        偌大一条汉子,看着空荡荡的水桶和湿润的地面,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发起了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