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开局劝说天蓬告白嫦娥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爱妻卯二娘之墓

第六十五章 爱妻卯二娘之墓

        从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福陵山大概轮廓的时候。

        朱霆就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渐渐的,越飞越近。

        朱霆开始缓缓减速,背后的巨大光元素羽翼,也再次消失。

        入目所及,到处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末日景象。

        剧烈爆炸和不充分燃烧之后,所留下的灰烬和焦炭,遍布整片山脉。

        而且不知为何,即使已经经历了一场神秘的爆炸。

        空气中的火属性灵气,却还保持着异常的充沛和活跃。

        似乎,随时都想要再来一场火焰狂欢。

        远处,那原本像极了一个馒头形状的福陵山。

        如今硬是被一股庞大的能量,将顶部给掀了个干净。

        从一个大馒头,变成了一个,失去了锅盖部分的炒锅。

        而且还是,底部满是铁锈的那种!

        再往近去,就连朱霆都有些不敢置信!

        原本堪称是郁郁葱葱的福陵山,在经历了这场大爆炸之后。

        硬是连一点绿色的痕迹,都没能保留下来。

        先前那些,仿佛空中栈道一般的白色云雾,已然是彻底不见了踪影。

        甚至就连,原本镶嵌在云栈洞的洞口,用来隔绝内外的那扇精铁大门。

        以及云栈洞外的那片,可以用来落脚,聚会的小小悬空平台。

        如今都已经,彻底消失无踪。

        原本一座,好端端的洞天福地,仙侣之家。

        硬生生的变成了,在一片乌漆麻黑的悬崖峭壁之上,镶嵌着一个更加黝黑,深不见底的小洞。

        而这,还不是最让朱霆感到诡异的。

        原本应该,位于精铁大门之上,书写着“云栈洞”三个大字的那一整块岩石,不知为何,竟然毫发未损。

        不仅没有跟着,底下的那扇精铁大门一起消失,还好端端的立在峭壁之上。

        而且那三个大字上面,就连一丁点灰烬,都没能沾染上。

        从朱霆如今的眼光看去,简直就像极了一种,无声的嘲讽。

        朱霆,如同入魔一般,发疯了似的钻进那个,黑黝黝的洞口。

        谁曾想,云栈洞里面的景象,却更加令朱霆感到触目惊心。

        到处都是破壁残垣。

        就像是被人用,高浓度的硫酸,给反复冲洗过似的。

        什么客厅,卧室。

        什么厨房,练武厅。

        如今都已经彻底连成一片。

        任凭朱霆,又在云栈洞的废墟之中,整整找了一大圈。

        却没有发现任何,与猪刚鬣和卯二姐有关的蛛丝马迹。

        当朱霆,再次从那个黑黝黝的洞口中,钻出来的时候。

        只感觉自己,恍如隔世。

        先前在云栈洞中,所经历的一切。

        似乎都变成了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

        然后,就在朱霆感到有些心神恍惚的时候。

        突然就听到了,从远处传来自家朱八哥哥的哭声。

        那些哭声,虚弱又伤感,让人觉得撕心裂肺。

        就如同无数柄重锤,狠狠敲打在朱霆的心弦之上。

        顺着那些,断断续续的哭声。

        朱霆又往北寻出了三四里地。

        最终才在一处向阳的小山坡上,找到了一座摆满野花的新鲜小坟。

        天蓬元帅,猪刚鬣。

        此时正跪倒在那座新鲜小坟的前面,用自己的手指,粘着一些鲜血,在一块木板上认真的书写着。

        “爱妻,卯二娘之墓!”

        原本在朱霆选择离开云栈洞,前往西牛贺洲的时候。

        自家的朱八哥哥,就已经成功的炼化了自己的前世仙体。

        修为境界,也突破到了金仙中期。

        可此时,却不知遭遇了何等劫难。

        虽然从外表看起来,除了灰头土脸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碍。

        可身体内的法力,经脉,神魂,却全部残破至极。

        就连修为境界,都再次掉回了金仙初期。

        一边止不住哭泣,一边用鲜血书写碑文的猪刚鬣身边。

        还站着一位,手持玉净瓶,指捏柳树枝的白衣观世音菩萨。

        不停的,低声劝说着什么。

        “阿弥陀佛,天蓬元帅,还请节哀!”

        “此乃卯二姐,命中注定的劫数。”

        “并不是由元帅你的过错,所造成的!”

        “就算贫僧当时在场,只怕也真的无力回天!”

        “刚才,贫僧给出的提议,不知天篷元帅你,考虑的如何了?”

        “如果趁着现在,卯二姐的神魂还未完全消散的时候。”

        “贫僧还可以渡她的一部分残魂,重入轮回。”

        “可若是再等一会儿,等到卯二姐的神魂,真的彻底散尽。”

        “只怕是,就连入轮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天蓬元帅猪刚鬣,对观音菩萨给出的提议,似乎有些不以为意。

        依旧心如死灰一般的,跪倒在坟前,仔仔细细书写着,那块墓碑上的碑文。

        一直等到,将碑文上内容,全部给写完。

        才想起,用自己的衣袖,随意的擦了擦眼泪。

        然后直接就翻身一倒,躺在卯二姐的坟边上。

        “菩萨,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您就莫要再诓俺老朱了!”

        “地府那边的事情,俺在天庭当差的时候,早就有所耳闻。”

        “二娘她,如今的神魂,就只剩下了其中的一部分。”

        “就算真的能够成功到达地府,恐怕也不能直接投胎了。”

        “地府那边,会先用其他同样残缺的神魂,来进行修复,补全。”

        “然后才是投入六道轮回,转世投胎!”

        “可是那样一来,不仅最后能够转世成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生命。”

        “而且那个新生命,还会因为自己的神魂,不够纯净的缘故,根本就无法踏上修行之路。”

        观音菩萨,略微顿了顿。

        确实是有些尴尬。

        又扭头,看了一眼,渐渐从远处靠近的朱霆。

        似乎,还是有些不太甘心的样子。

        还想要对,仰面躺在卯二姐坟旁的天蓬元帅,继续进行劝说。

        “阿弥陀佛!”

        “元帅,你看这样可好?”

        “贫僧,可以为此特意去一趟地府!”

        “亲自为元帅你,把关修补神魂的整个过程!”

        “保证经过修补之后的新生命,绝对会以卯二姐的这部分神魂为主。”

        “此处往西北方向,大约三百里之外,有一处姓高的人家。”

        “天篷元帅你,只需要在那高姓人家附近,耐心等待。”

        “不出二十年!”

        “必然可以和这位,以卯二姐神魂为主的新生灵,再续一段隔世姻缘。”

        猪刚鬣,听的似乎很有一些意动。

        猛的翻身坐起。

        不过,双眸始终还是盯着那座,崭新墓碑后面的新鲜小坟。

        片刻过后,猪刚鬣的眼神之中,就重新失去了光彩。

        一侧身,再次躺回了卯二姐的坟边。

        “算了,算了吧!”

        “俺老朱,也知道菩萨您,真的是一片好意!”

        “刚才您所说的这些,这也是观音菩萨您,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可是,俺老朱心里清楚!”

        “二娘她,性子高傲得很!”

        “如果这件事,让二娘她自己来做选择的话。”

        “她宁愿真的烟消云散,也不会愿意跟其他人的神魂,混杂在一起的!”

        “更何况,还是要做一个,永生永世都要在苦海尘世之中,不断沉沦的凡人?”

        “菩萨,您放心!”

        “俺老朱既然在下界之前,曾经答应过玉帝陛下,要为佛门做事。”

        “那就一定不会反悔!”

        “等到那位取经人,真的上路之后。”

        “俺老朱一定会,第一时间前去等候!”

        “只不过,现在俺老朱的心里,乱的很!”

        “只想安安静静的,陪二娘她,走完这最后一程!”

        “还望菩萨您,能够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