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开局劝说天蓬告白嫦娥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打抱不平包不同

第六十五章 打抱不平包不同

        暂且不论,这三位此地手艺最好的裁缝,听到要给慕容复,紧急赶制一身“童装”时表现出来的瞠目结舌和不敢置信!

        也不提,慕容复晚膳时,因为喝到了沈大掌柜特意准备的人参鸡汤,所以饭量立刻大减!

        浑身上下一直热乎乎的,就像揣了好几个暖宝宝!

        就单说,外面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慕容复,只是尝试性的,修行了一遍龙象般若功。

        就直接选择放弃,转而躺到客房的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结果,刚刚睡着没多久,立刻就被走廊里传来的一阵急促脚步声,给惊醒了。

        然后,迷迷糊糊的,就被慕容王氏,给套上了一身新衣裳!

        一行人,又心急火燎的,赶往了码头方向!

        刚刚离开广源酒楼的时候,跟在慕容复身后的,不过只有七八个人!

        虽然不知道具体名字,可是每一个,看起来都还算眼熟。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可是每次拐过一条街角,跟在后面的人,就会增加一些。

        再拐过另外一条街角,后面的人,又会再次增加一些。

        而这些后面跟来的人,慕容复就真的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等到远远的,看见前方,灯火通明的时候。

        这一行人,已经不知不觉间,汇聚成了乌压压一大片!

        至于码头这边,原本应该是什么样子?

        因为慕容复是第一次来,所以没有什么发言权。

        不过,一个每天都会人来人往的码头,如果想要做到花团锦簇,旌旗招展这八个字,应该是下了不少工夫的。

        至于银钱方面,肯定也没少花费!

        也不知道,究竟等了多久!

        正当慕容复闲着没事,不停的左顾右盼。

        查人头,查到第四百六十二个的时候。

        前方,京杭大运河的上游方向,突然就升起了一道亮光!

        然后,那道亮光,笔直笔直的飞上高空。

        最终炸的四分五裂,化作一团燕子形状的焰火,这才彻底消失不见!

        仿佛是接到了,什么启动信号一般!

        河道两岸,也立刻就升起了五颜六色的绚丽烟花。

        将前方的整条河道,都映的美轮美奂!

        并且,这场盛大的烟花表演,整整持续了一刻多钟!

        一直等到一艘,甲板足有六七米高的平底大船,完全驶入这座码头,才完全平静下来!

        紧接着,码头上的人,全都开始忙活起来。

        该奏乐的奏乐,该打鼓的打鼓。

        该捆缆绳的,一溜烟的就跑上去,接过了船上扔下来的大股缆绳。

        甚至就连码头四周的高高火堆,都无形之中,更加明亮了几分!

        与此同时,一条崭新崭新的红色踏板,也很快就连接到了这艘,有些火烧痕迹的船只上面!

        二十多人,陆陆续续的,顺着这条踏板,走了下来!

        这一行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打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和一名身材瘦小干枯的儒装老者。

        那青年先是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身边的那位老者。

        来到近前之后,才快走几步,双手抱拳。

        即使满脸,已经尽是疲惫之色!

        可声音,却依旧还是高亢洪亮。

        很明显,有着一身极为不俗的内家真气!

        “主母大人在上,邓百川归来复命!”

        “属下身边这位,就是汴梁来的包老夫子!”

        慕容王氏,首先在邓百川身上,细细端详了一番。

        见到对方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势,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又挥了挥手,让婢女芍药,给邓百川奉上一碗清水洗尘。

        同行的那位包老夫子,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大,有一些老花眼。

        所以离开了邓百川的搀扶之后,明显有些迟疑不定。

        站在原地,瞅了半天,只觉得自己眼前,人影重重。

        却分不清,究竟哪位,才是此地的正主。

        直到慕容王氏,跟慕容复一起走上前去。

        又一左一右的,扶着对方的手臂。

        这位老者,这才当场就老泪纵横了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嚎!

        “老朽,不知何德何能!”

        “黄土都埋了半截了,还能得到慕容夫人的如此盛情款待!”

        “当真是惭愧啊,惭愧!”

        然后,就连慕容王氏都还没来得及回话!

        立刻就听见,同样从船上下来的一行人当中。

        有一个十五六岁上下,嘴角长着两撇青色绒毛的小胖子,操着一口公鸭嗓子,出言反驳起来!

        “非也,非也!”

        “咱们包家,这么多口人,从汴京城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投奔他们!”

        “舟车劳顿不说,一路上又数次次遇险,差点连小命都弄丢了!”

        “要做儿子说,这场面,也是父亲大人您应得的!”

        “根本谈不上惭愧!”

        此言一出,整个码头,瞬间就是鸦雀无声!

        不只是在场的数百壮汉,纷纷怒目相视!

        就连见惯了大场面的慕容王氏,一时之间,都不知该去如何化解这份尴尬!

        只有慕容复,听到这道声音,立刻就喜从心生。

        只觉得,自己原以为会十分枯燥的读书生涯,瞬间就变得有意思起来。

        这边,包老夫子拎着自己的拐杖,还没有挥舞起来。

        那边,慕容复直接就严格遵循了慕容氏的家风家训!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非也,非也!”

        “在下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阁下身上有任何舟车劳顿的模样呢?”

        “如果阁下,真的觉得旅途劳累的话,难道不应该闭紧嘴巴,发自内心的希望,这场欢迎仪式尽早结束吗?”

        “只有这样,大家才能早点赶到客栈,喝上一碗热汤,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

        “像阁下这样胡搅蛮缠,只会继续耽误大家的宝贵时间!”

        那个小胖子,自然不肯示弱。

        继续扯着自己的公鸭嗓子,出言反驳!

        “非也,非也!”

        “在下包不同,也并非胡搅蛮缠之辈!”

        “舟车劳顿,归舟车劳顿!”

        “能够早一点去休息,自然也是极好的!”

        “可是即便如此,在下还是为父亲,打抱不平一番!”

        “你们姑苏慕容氏,口口声声的说,请我父亲来,是要给你们的慕容公子当老师的。”

        “可是,请问那位慕容公子,如今身在何处?”

        “莫非你们堂堂的姑苏慕容氏,就连尊师重道的道理,都不清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