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开局劝说天蓬告白嫦娥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人才是最重要的

第九十章 人才是最重要的

        杀羊,剥皮,掏内脏这种事情,风波恶和陈帆两个人,自然是不会让慕容复上手的。

        而慕容复,除了坐在原地,等着开席之外。

        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趁着两个人满手羊油,在树皮,树叶上使劲蹭来蹭去的时候,给他们亲自示范了一下,肥皂这种新生事物的使用方法。

        结果,两个大男人,竟然完全不关心肥皂的去污效果。

        反而对着慕容复手上出现的肥皂泡泡,纷纷大呼小叫起来。

        “公子,公子,这个玩意好像挺好玩的。”

        “我们两个,也能试一试吗?”

        再然后,就完全不用慕容复,进行任何的劝说了。

        两个大顽童,不仅完全不担心这些肥皂的安全性。

        还一个比一个,往自己手上涂的多,涂的快。

        洗完了手心,洗手腕。

        洗完了手臂,洗脖颈。

        特别是当这两个人,尝试着用肥皂清洗了一遍自己的面部之后,就好像是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

        瞬间就开了窍。

        把身上的脏衣服顺势一脱,直接就站在井边,洗了一遍凉水澡。

        而且等到这两个人,将自己身上的肥皂泡泡全部冲洗干净。

        又换上一身干净衣服,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

        一边走,一边还在满脸不敢置信的,使劲嗅着自己身上的味道。

        再然后,等到这两个人看到依旧一脸平静,专心翻转烤羊的慕容复时,眼神都直接不对了。

        “少爷,少爷,这个东西,真的是用猪油做出来的吗?”

        “少爷少爷,这个玩意,也实在太神奇了吧?”

        相比于这两个人的大惊小怪,慕容复的情绪就要平稳多了。

        不仅不慌不忙的,从烤全羊上削下来几片,金黄色的喷香烤肉。

        然后装进盘子,撒上盐粒,香料,分别递给两人。

        甚至还拍着身边的小胡凳,示意两个人先坐下来。

        “不急,不急!”

        “这些东西又不会自己长腿跑了!”

        “你们两个也都忙了半天了,赶紧坐下来,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

        “别忘了,那边屋子里,还放了满满两间成品呢。”

        结果,还没等到慕容复把话说完。

        脸蛋看起来白了不少的风波恶,立马就拍着自己的胸脯,立下了军令状。

        “少爷您放心。”

        “只管交给我就行了。”

        “只要我风波恶,还有一口气在,保证这些稀世珍品,一块也少不了!”

        而且,拥有如此想法的人,看来还不止他一个。

        就连旁边的陈帆,都附和着轻轻点了点头。

        气的慕容复,直接就是一阵无语。

        过了好半天,才把自己的思路重新捋回来。

        “风兄弟,你先坐下来,慢慢听我说。”

        “就算这些东西再好,也不过是一些不会动的死物。”

        “没了就没了,大不了咱们以后再造就是。”

        “可是人不一样,一旦人没了,那可就是真没了。”

        “无论如何,天底下都不会再冒出第二个风波恶!”

        “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想办法保全自己,才是第一要务。”

        “为了一些死物,把自己的命给拼上,那才是真正的大蠢蛋。”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此时的风波恶,早已感动的泣不成声。

        只觉得胸中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只知道一个劲的不住点头。

        嘴里含着的大块羊肉,却怎么咽也咽不下去。

        然而,此时此刻的慕容复,却没有任何想要趁机收买一波人心的想法。

        虽然手中,依旧在不停的往风波恶跟陈帆的盘子里夹肉。

        可说话的语气,却越来越冷漠。

        “哦,既然如此,那我就问问你!”

        “冒雨赶路这个决定,究竟是谁做出来的?”

        “到底是我当初,给你货单的时候,给你定死了送货的日期呢?”

        “还是出了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如果等到雨停了再走,整个叁合庄都会因此遭到灭顶之灾?”

        慕容复的口吻,不可谓不重。

        就连“灭顶之灾”,如此不吉利的词汇都给搬出来了。

        所以直接就惊的风波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心急火燎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干脆低着脑袋,“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以明心迹。

        可是慕容复,看到风波恶做出如此举动,不仅丝毫不心疼。

        反而蹭的一声,就从小胡凳上窜了起来。

        对着风波恶的脑袋,又是一阵恶龙咆哮。

        “跪,跪,我让你跪了吗?”

        “有事就说事,有理就说理!”

        “你以为跪下,就能解决问题吗?”

        “我告诉你,我慕容复的规矩,第一条就是不许跪!”

        “不管任何人,无论任何事,都绝对不许跪!”

        “我要的是铁骨铮铮的硬汉风波恶。”

        “而不是只会跪地求饶的应声虫!”

        一阵强力输出,直接喷的风波恶头发发麻,晕头转向。

        因为他实在是理解不了,为什么自己只是按照戏文上描述的那样,负荆请罪。

        可慕容复,却突然就发了这么大的火。

        下一刻,看到风波恶仍然没有想要站起来的迹象。

        慕容复也毫不迟疑,转身就走。

        “那好,既然你想跪,那就跪着吧。”

        “从今之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如此出人意料的举动,别说跪在地上的风波恶了,就连旁边的陈帆都看懵了。

        一直等到慕容复,快步走出院子门口,半拉身子都彻底消失在墙后面。

        跪在地上的风波恶,才终于反应过来。

        直接一个弹射起步,然后边追边喊。

        “少爷,少爷,风波恶真的知错了。”

        “我只是在躲雨的时候,听到好多过路人讲。”

        “说叁合庄的慕容少爷,意外得遇世外高人传授了一门旷世绝学。”

        “不仅可以做到刀枪不入,而且还拥有一身惊人的异象。”

        “所以我才想着,如果能够早一点赶到庄上,就可以亲眼看一看,少爷您身上的惊人异象了。”

        “结果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一步。”

        “少爷您身上的异象,终究还是彻底消散了。”